首页|客户端|报刊投稿|中国历史研究网|中国历史研究院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20年,21届!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青年学术论坛”即将在复旦大学举办

作者: 文章来源:明德史馆微信公众号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3日

题记:20191210-1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第21届“青年学术论坛”将在复旦大学光华楼东辅楼会议室如期举办。前几日,就有学界朋友感慨道:“20年,21届!这简直就是‘一部中国近史研究的当代学术史’!”诚如斯言!明德史馆记者有感于此,专门采访了此次会议的筹办人之一复旦大学历史系马建标教授。请他谈一谈“青年学术论坛”的创办历程,以飨读者。

 

一,您曾经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做过两年的博士后研究,比较熟悉近代史研究所的情况,可否谈谈您在近代史研究所的经历以及青年学术论坛的基本情况?

 

马建标:谢谢您的问题。这勾起了我对近代史研究所往事的美好回忆。我是在20087月到20107月期间,在近代史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合作导师是汪朝光教授。我之所以到近代史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既因我的博士导师金光耀教授的鼎力推荐,也多亏王建朗所长的格外关照,才得以忝列汪师门墙。我与一般近代史研究所的博士后不同,他们都是住在所外,比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在通州的公寓,而我就住在近代史研究所的办公大楼里,那两年是日夜坚守,“以所为家”。

 

我属于民国史研究室,有幸与王奇生老师分到一个办公室。王老师当时已经调到北京大学历史系任教,但人事档案关系还在近代史研究所,办公室还有他的许多书籍和物品。特别是在20082009那一年间,王老师还偶尔回所里来办公室坐一坐,看看书,我们就经常在办公室闲聊。从王老师那里我学到了很多做人与做学问的道理。王老师对我也是照顾有加,让我感激不尽。最令人感动的是,王老师最后一次将他在办公室的物品搬走时,还赠送了一些书籍给我,并将杨天石先生当年送给他的单人沙发床留给我用,供我在办公室夜间休息。正是在这样的处境下,我在近代史研究所度过了两年难忘的时光,对近代史研究所的青年学术论坛有所了解,并逐渐体会到其中所蕴藏的深厚的学术魅力。

 

1999年开始,“青年学术论坛”由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张海鹏发起,到今年已是20周年,眼下就要举办第21届了。从三年前开始,近代史研究所开始与全国高校合办青年学术论坛,先后与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和海南师范大学合办。今年的第21届青年学术论坛,正好轮到与复旦大学历史系合办,作为历史系的一员,我是倍感荣幸。

 

以往青年学术论坛是近代史研究所的内部会议,外界多不知晓其详情。所以,我自2008年博士毕业到近代史研究所之后,才知道该论坛的存在。该论坛的凸出特征就是“青年人的学术论坛”。举办20年以来,在青年学术论坛宣读论文的学者都是40周岁以下的青年学人。学术研究贵在薪火传承!这充分体现了近代史研究所为培养青年学者,弘扬该所优秀史学传统的良苦用心。

 

“江山代有才人出”,通过这个学术论坛,近代史研究所全力打造优秀史学青年队伍。在青年论坛上,青年学者“唇枪舌战”,为探讨学术真理而自由争鸣,而所里的资深教授则是列席“观战”,并在会后组织专家委员会,遴选当年度的优秀史学论坛4-5篇。许多青年学术论坛的优秀论文都在《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和《近代史研究》上发表过。其中,一些著名的专题论文如黄道炫研究员的《洗脸——19461948年农村土改中的干部整改》(发表于《历史研究》2007年第4期)、金以林研究员的《汪精卫与国民党的派系纠葛》(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2008年第3期),最初都是在青年学术论坛上宣读并完善后发表,引起学界的瞩目。

 

事实证明,经过21年的发展,论坛对于青年学者的培养是非常有意义的,从中走出一大批享誉史学界的中青年学者,其中如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王奇生教授、近代史研究所的金以林研究员、黄道炫研究员、李细珠研究员、罗敏研究员、侯中军研究员、李在全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理论研究所赵庆云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朱浒教授等等,不胜枚举。

 

二、青年学术论坛与地方高校合作,将会对史学界产生何种影响。

 

马建标:关于这个话题,其实我是没有资格谈论的。不过,既然问题已经提出,我只能简单地谈一谈个人的粗浅感受,不足为论。

 

从三年前开始,近代史所青年学术论坛与地方高校进行合作,使其从内部会议变成一个相对开放的学术论坛,从而扩大了青年学术论坛在学术界的影响力。近代史研究所作为中国顶尖级国家研究机构,现在让“青年学术论坛”走向地方高校,这一举措意义非凡。它不仅仅体现着近代史研究所希望打造中国近代史研究整体队伍的雄心,也符合其作为“历史学界国家队”所应承担的使命与责任。

 

近代史研究所的学术风格以朴实、厚重、内敛为特长,而地方性高校则各有各的研究色彩。比如,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因地处上海这一国际性大城市,故而复旦历史学系的学术气氛比较活跃,能率先感受国际学术思潮的影响。通过此次论坛,海派学术风格与京派学术传统将能产生更好的交融,或能激发新的学术灵感。届时,沪上青年学人与近代史研究所的青年同人齐聚一堂,一起讨论,深入地切磋交流。毋庸置疑,这将大大有利于推动京沪两地史学界的沟通与合作。

 

三、请谈一谈近代史研究所青年学术论坛对您个人学术道路的影响。

 

马建标:青年论坛对我个人而言也有重要的意义。

 

2008年冬季,我第一次参加当年度的青年学术论坛,此次参会经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提交的论文《弱国的武器:民初政府的外交宣传探析》还有幸获得“鼓励奖”。事后得知,那是近代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为鼓励30岁以下的青年学者而特别设置的“奖项”,我因年轻而沾光。当然,这也说明近代史研究所资深学者对后辈的关心,是不遗余力的!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2009年度的青年学术论坛应该是在北京郊区的九华山庄举办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那次会上,时任革命史研究室主任闻黎明研究员挺身而出,表达了他的深切忧虑。他大声呼吁,近代史研究所的青年学者应加强对中国近代史领域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和思想领域等重大问题展开讨论,而不宜对新社会文化史领域的“细碎问题”投入过多的精力。他告诫与会同仁,近代史研究所作为国家级的研究机构,应当在重大历史问题上展开深入的研究,提出学术见解。闻黎明先生的这一番话掷地有声,让我感慨颇深。类似的教诲,我在和《近代史研究》原主编曾业英教授的多次交谈中,也聆听过不止一次。曾先生鼓励我应加强对民国初年政治史、外交史的研究,而且要放开手脚,勇于创新。当然,这也影响了我日后的学术道路发展,并对我本人的学术发展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无形中让我有意识或无意识的选择重要问题进行研究,例如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北伐战争和中美关系等等,诸如此类的重大问题,这些年一直都在吸引着我去思考去探究。现在,我也是用曾业英先生、闻黎明先生的这些话,告诫我所指导的研究生,与其共勉。

 

近代史研究所通过举办青年论坛,将其固有的优良的学术传统学风发扬光大。在此论坛中,青年学者热烈辩论,资深学者一旁观战,最终评选优秀论文。这种老中青三结合的“办会模式”发挥了良好的学术传承作用。资深学者在评选论文时,会根据已有的学术经验,按照近代史研究所公认的学术标准进行评选。比如,论文史料是否扎实,是否运用了丰富的第一手档案,能否旁征博引,选题是否重大,这些都是优秀论文的评选标准,从而也对青年学者起到学术导向的作用。

 

近代史研究所的很多朋友都异口同声地对我说过,“青年学术论坛”是真刀真枪,不尚虚言。我们现在很多学术研讨会往往碍于学者的情面,恭维对方论文选题颇有新意,而不会进行真正的实质性评价。据我所了解,在“青年学术论坛”上,近代史研究所的青年学者往往会因某个历史问题而争论的面红耳赤;也曾听说有学者在争论激烈时,出言不逊。不过,这些事后都成为佳话,这也说明近代史研究所的学者对于历史研究的认真与执着,令人钦佩。

 

由此可见,近代史研究所之所以拥有中国近代史研究独一无二的国家队这一荣誉称号,确实与过去21年来青年论坛的连续举办有着不可忽略的关系。近代史研究所的老所长范文澜先生有句名言:只有坐得住冷板凳,方能吃冷猪头肉,简称近代史研究所的“二冷精神”。我也时常以此自勉。可以想象,近代史研究所与地方高校合办青年学术论坛,将有利于克服我们近代史学界的一些浮躁风气,使我们的历史研究学风更加扎实厚重。

 

这些年随着国家的繁荣富强,高校科研经费逐渐宽裕。每年各个高校都会举办各式各样的学术研讨会,名目繁多。但是像近代史研究所“青年学术论坛”连续举办21届,为所里青年学者搭建平台,并将平台扩大到地方高校层面,是不多见的。现在看来,青年学术论坛的连续举办,已经彰显出其重大学术影响力。此时此刻,我们应该对当年创办青年学术论坛的张海鹏所长及相关资深学者表示敬意,他们对我国近代史研究的学术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四、您那会儿参加的青年学术论坛还是近代史研究所的内部会议,今天您觉得近代史研究所与复旦历史系合办第21届青年学术论坛,与以往相比将有何不同?

 

马建标:十年弹指一挥间。今年是我最后一次参加青年学术论坛,对我来说,意义非同寻常。我也非常荣幸能够亲自参与此次青年论坛的筹备工作。本届青年论坛和复旦合办也是机缘巧合。去年10月,我到武汉大学参加近代史研究所与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合办的“第七届近代中外关系史国际学术研讨会”时,碰巧与近代史研究所科研处处长杜继东研究员聊起青年学术论坛的故事,不经意间就为此次合办论坛留下了引子。今年年初,杜继东处长向王建朗所长提及与复旦历史系合办之事,立即得到王建朗所长的首肯。之后,我将此事向复旦历史系中国近现代史教研室主任高晞教授汇报,并得到系主任黄洋教授的鼎力支持,合办青年论坛的事项,就这样顺利确定下来。

 

此次合办青年学术论坛,是近代史研究所与复旦大学历史系深厚友谊的自然结晶,可谓是水到渠成。众所周知,近代史所领导王建朗所长,原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现任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汪朝光、近代史研究所金以林副所长都是复旦历史系系友。特别令人称道的是,金以林研究员一家三代都是复旦历史系的系友,而且都在从事史学研究工作。金以林的父亲、著名历史学家金冲及先生在1950年代初从复旦大学历史系毕业后,留系任教多年,金以林的公子金之夏也是在复旦历史系攻读的本科学位。金之夏同学在大学期间选修过我开设的北洋军阀史课程,他的课程论文非常优秀,是史学界不可多得的后起之秀。

 

再如,近代史研究所已故学者王学庄研究员、朱宗震研究员;资深学者刘志琴研究员、马勇研究员、崔志海研究员、马忠文研究员;中青年学者如赵利栋、吴敏超、潘晓霞、姜涛,李稳穏等,都出自复旦历史系。

 

十年前,我在近代史研究所攻读博士后期间,参加的青年学术论坛还是一个内部会议,但从三年前,近代史研究所开始与著名高校历史学系(院)合作举办青年学术论坛之后,青年论坛在继承中又有发展。此次与复旦大学历史系合作,青年学术论坛仍然坚持过去“只设置一个会场”的基本原则,其目的就是为了加强与会学者对相关议题的深入讨论,如果设置分会场,人员就被分散开,反而不利于彼此之间的整体交流。凡事都无法十全十美,既然要坚持一个会场的基本原则,就意味着还要控制参会青年学者的规模。或许可以认为,这也是青年学术论坛举办20周年以来,近代史研究所仍然坚持“40周岁以下青年学者”提交论文的重要考虑因素。对此,不少因“超龄”而无缘在青年学术论坛宣读论文的青年学者,往往深表惋惜。不过,此次与复旦合办的青年学术论坛,主办方特意留出比较充足的“自由讨论时间”,希望他们积极参与讨论,共襄盛举。以往的青年论坛分组主持人,一般都由青年学者主持,此次为更好的加强双方学者的整体交流成效,主办方还特别邀请一些资深学者主持分组讨论,以提升学术讨论的深度、拓展青年学者的研究视域。

 

此次论坛的会议议程,近日将会对外发布,我们诚挚地欢迎各界朋友莅临指导!对于我们工作中的不足之处,也衷心地期待各位的批评指正!



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环亚游戏ag88直营网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
 
网站地图 博天堂游戏官方网站直营网 优游游戏登录直营网 918博天堂游戏航母直营网
新沙龙国际娱乐登入 太阳城亚洲备用网址 申博官网jshjy 菲律宾申博红太阳娱乐
飞5棋牌 太阳城香港体育彩 速发彩票网站直营网 阳光彩票江西时时彩
ag环亚游戏直营网 辉煌国际最新直营网 杏彩游戏客户端直营网 辉煌国际游戏直营网
凤凰游戏直营网 凯旋门线上游戏城直营网 凯旋门游戏打造直营网 博天堂国际游戏航母直营网